快速决策指南

  1. 进入正念状态:放缓呼吸、移除无关杂念,把精力集中到手头事情上来。
    2. 扫描所有情绪,找出所有情感因素——竞争压力,面对现实的焦虑等。
  2. 把上述因素从思考过程中赶走。
  3. 保持中立,使用符合情形的逻辑,仔细权衡你的所有选项。问自己直觉叫你向何处。注意内心知觉和你理性判断相符吗?
  4. 如果不一致,你是不知道直觉为什么传达给你不同的信息?
  5. 在可选项中你选出最终决定并要留出余地。
    7. 决定做得干净利落,绝不追回往昔。

摘自《正念:专注内心思考的艺术》

超效率手册:99个史上更全面的时间管理技

超效率手册:99个史上更全面的时间管理技巧

作者: [加]斯科特·扬(Scott H.Young) 
出版社: 机械工业出版社
原作名: the Little Book of Productivity
译者: 李云 
出版年: 2016-1
页数: 120
定价: 25.00
装帧: 平装
ISBN: 9787111520948

读后感:

整体内容比较繁杂,读完后能够总结出三五个自己最受用的几个技巧就不错了。对我而言,比较有用的是目录中我加粗的部分。概括起来就是:

- 懂得做事情的更深层次意义

- 为任务设定详细目标和时间期限

- 适当的扩充自己的任务池,事情越多越容易有效率

- 养成好的习惯,每月周日计划、复查,保持锻炼身体和适当的放松

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

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

解 释

原形容人既文雅又朴实,后来形容人文雅有礼貌。

本词语形容人表里如一,表面和心里相互协调。

彬彬:古代指配合协调。文通纹,指纹理。并非我们一般以为的文化。它的引申意义可以是文化。质指质地。引申为表里的意思文质彬彬,纹理与质地协调,古人认识,比如石头,其有纹理,其有质地,如此构成石头的认识。引申到对事物的认识,人的认识也是如此。言语用文质来指代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其实纹理与质地比表里的说法更形象。

出 处

先秦·孔子《论语·雍也》子曰:“质①胜文②则野③,文胜质则史④,文质彬彬⑤,然后君子。”

【注译】①质:朴实、自然,无修饰的。②文:文采,经过修饰的。③野:此处指粗鲁、鄙俗,缺乏文采。④史:言辞华丽,这里有虚伪、浮夸的意思。⑤彬彬:指文与质的配合很恰当。

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质朴多于文采,就像个乡下人,流于粗俗;文采多于质朴,就流于虚伪,浮夸

。只有质朴和文采配合恰当,才是君子。”

【评析】这段话确切说明了文与质的对立统一,文与质相依存、不可分离、同样重要,以此比喻理想的君子人格模式——文质彬彬。因而,孔子表达的”文质彬彬’与现在的含义,是有一定的区别。

文质彬彬(斌斌)

类似的用法比如文过饰非中的文。

把文质彬彬认为只是指读书人的形象,显然是错误的理解。

读解研究

这段话可以从各种层次上来理解和发挥。

大而言之,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来理解,“质”是指人类朴素的本质,“文”则指文化的累积。那么,“质胜文则野”就是指人没有文化,就会像原始人一样粗野、落后。“文胜质则史”就是指文化过于发达后人类失去了原来朴素的本质,显得虚浮而没有根基,所以要“文质彬彬”,文化的发展要与人类的本质相适应,相协调。

小而言之,从个人修养的角度来理解,“质”是指质朴的品质,“文”则是指文化的修养。那么,“质胜文则野”就是指一个人没有文化修养就会很粗俗;“文胜质则史”就是指一个人过于文雅就会显得像个酸秀才,书呆子,注重繁文得节而不切实际。所谓 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,就是典型的“文胜质则史”,忘了做人的根本。 所以要“文质彬彬”,既要有文化修养,又不要迷失了本性,只有这样,才能够称得上是真正的君子。

广而言之,“文质彬彬”还可以从写作、艺术、审美的内容和形式、内在美与外在美、质朴与文饰等各个方面来力。以理解和发挥,从而使“文”与“质”成为一对内涵丰富而外延广泛的范畴得到深入研究。所有这些,当然不是我们在这里能够讨论得清楚的。

婚姻生活

亦舒笔下的这样婚姻生活真是刀光剑影,暗流涌动,像这样没有色彩的灰色婚姻真是有点儿让人害怕呢…

美文日赏:

文  亦舒

  过年的时候,公司裁员,毛毛被开除了。当然,薪水对她来说,不过是买花戴的钱,但是戴惯了花的女孩子一下子没花戴,她的怨言是可以想象的。 

  我约她出来喝茶,本来打算吃晚饭,但是为了省一点,只好喝茶。 

  她沉默着不出声。       

  我说:“一朝天子一朝臣,与你的工作能力无关,换了总经理,谁不想用自己请回来的人?” 

  她还是沉默。          

  “赶快找另外一份工作吧。”我说。 

  毛毛问我:“杰,我们是否可以结婚?” 

  我沉默了一会儿,我反问:“结婚跟工作有什么关系?”

 

  “有关系的,结了婚之后!我就不要工作了。” 

  我又沉默了一会儿,我说:“我的能力不够。” 

  “你的能力不够?”她愕然的问:“什么意思?” 

  我揭揭了嘴唇,“我的意思是,我的能力不够养一个太太在家。” 

  毛毛说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 

  “我说的是实话,信不信由你,也许再过了两年,等我的工作有了基础以后,我们可以结婚。” 

  “我不相信!”毛毛大为震惊,“你是高新职员,你的收入在六千元上下,你已买了一层房子,你随时可以结婚,你……” 

  “你听我说,毛毛–” 

  “你并不爱我!”她愤然。 

  “如果我不爱你!我可以马上娶你,叫你在家天天为有限的家用头痛,叫你一天到晚洗衣服煮饭,天天对我诉苦!”我苦涩的说:“如果我不爱你,我会马上那么做。” 

  “这样说来,你还是–” 

  “你听我分析,”我阻止她,“目前我的收入只够支出,不能结婚。房子是分期付款买的!首期连装修家私花了我八万块,每个月要付两千元出去,负担父母的生活要一千元,零用与车钱,饭钱要一两千元,剩下的添点衣服,与你约会,你不要以为现在的六千块是个大数目,你误会了。” 

  毛毛愕然,“照你说,你都结不了婚!那么那些小职员,两夫妇才收入一千几百,那他们怎么过的活?” 

  “各人对生活的要求不一样。” 

  “我不明白。”她说:“我真的不明白,省一点便可以了” 

  “你自问是节省的那种女孩子吗?”我微笑,“真的节省不是说放弃一双‘恩加罗’的靴子不买,真正的节省是夏天没有冷气机,每餐每顿在家中吃。” 

  毛毛不快的说:“我并不是贪慕虚荣的人。” 

  “是的,但是我不想你吃苦……” 

  “我愿意吃苦。”她埋怨,“人人知道我们在一起已经有三年了,你是事事有计划的人,婚戒你都买好了,让我们结婚吧,我不再想拋头露面的出去找工作,杰,让我们结婚吧。” 

  我不忍再瞒她,“毛毛,我父亲将要退休,打算住在我家中。” 

  “甚么?”毛毛愕然,“你是小儿子,为什么他们不住在你大哥与二哥的家中?” 

  看,麻烦马上来了。 

  我分析,“我还没有结婚,大哥二哥他们家中客满,有孩子有佣人,挤得一屋人,那些孩子都没有礼貌,口无遮拦,如此商量下来,众望所归,住我的屋子。” 

  毛毛想了一想,“那也还好!你的屋子有三间房间,还可以空出一间来做书房。”她说:“将来做婴儿房。” 

  我苦笑,我说:“毛毛,我父亲与母亲不和,他们要分开一人一间房。退休之后,没有收入……” 

  毛毛这次沉默下来。她抬起头问:“照你说,应该怎么办?” 

  “再找一份工作!大家蓄储一点,过一两年再说。” 

  毛毛想了一想,冷笑说:“你是叫我再浪费一两年时间,然后带着钱过来嫁给你?” 

  我正那么想!但是我没有胆子应允一声。 

  “那算了!”毛毛站起来,“你如果不能在任何方面帮助我,不肯负任何责任,我趁机会现在就走,青春越耗越不见用!” 

  “你打算怎么用你的青春?”我问:“你又不是舞女!” 

  “我们别吵架,”她说:“别忙着损害对方的自尊。再见。”她走了。 

  我呆了一阵,也走了。 

  回家慢慢想了很久。 

  我们是打算结婚的,戒子都买好了,订婚戒子是很体面的方钻,一克廿五分,另外婚戒上也有六颗小方钻,我与毛毛都不打算铺张摆酒,太俗气了,但是我们的确想到欧洲旅行一次,看样子可能永无希望了。 

  毛毛在家可以陪父母聊天,伙食可能会由大哥二哥他们津贴一点……结婚还是可以的,三五年后再养孩子……希望毛毛与我合作。 

  我与朋友俊华商量。 

  俊华说:“杰,你的毛病是太慎重,事事想得太多,船到桥头自然直,想结婚便结婚,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,人家租一间房间也结婚,人人都似你这样,非得买得起一层古堡,雇用三十个佣人不成?” 

  我心里面觉得很是。 

  俊华说:“难怪毛毛要怀疑你!换了是我,我也不想信你结不了婚。” 

  我马上打一个电话给毛毛。 

  毛毛不想听,是她母亲做好做歹叫她来接听的。 

  廿三岁的女儿,只有一个男朋友,如果这样的事,从头开始,一下子就老了,还真不知道在家要耽多久,做母亲的当然希望少生一事好点。 

  毛毛在电话中不作声。 

  我说:“毛毛,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,很抱歉!我们的婚礼将会是最简单,连渡蜜月都不可 

  能。幸亏家中家具是簇新的,婚后也用不起佣人,得麻烦你主持家务。” 

  毛毛轻轻的说:“蜜月可以去台北,为什么非往欧洲不可?我有件衣服是白色的,才穿过一次,不必买新的,注册完毕大家去吃一顿茶,一百几十,谁出都可以。” 

  女孩子就是这样,想嫁人的时候,再迁就她也就肯了。待她意气风发的时候,她怎么肯委屈一点点? 

  我还是被感动了!我说:“我们明天去婚姻注册署约时间。早上十点见面,我将请假一上午。” 

  “好,明天见。” 

  “我来接你。” 

  “杰,我——”她轻轻说:“我爱你。” 

  “我也是。”我放下电话。 

  从今以后,她将为我洗衣服,倒烟灰缸,铺床,我将为她分外辛劳地工作,个个月把薪水拿回家,我将永远不敢与老板吵架。 

  换句话说,我们两个人都沦落了。在生活中沦落。 

  木来,本来每一年过年的时候,我总可以买一件象样的大衣,闲时添只都彭打火机,如无意外,甚至可以计划买一部日本小汽车。 

  现在完了,如果毛毛出去工作,赚来的钱是她自己的,如果不赚,我得养她一辈子。

  一辈子。 

  还有我们的孩子。 

  也是一辈子。 

  或者我不是不爱毛毛,我或许更爱自己,原本一个男人在结婚前夕,不该想这种问题,应该是快乐的,因为可以占有这个自己所爱的女人。 

  下班我去找大哥,告诉他我要结婚的事。 

  大哥冷淡的说:“你应该等一二两年,你找到这份工作才几个月,这样短的日子,人家在试用你,你也在试用人,结婚太冒险了。” 

  我静默了一些时候,我说:“毛毛也可以赚钱。” 

  大哥的声音更冷淡,“一个钟点女工也比她赚得多一点。”他说:“不做也罢,索性在家好 

  了。但是还有一样,父母不是要跟你同住?” 

  “是的,照原定计划。” 

  “将来如果有冲突,不要埋怨。” 

  我不吭。 

  坐了一会儿我告辞了。 

  再到二哥那里去。 

  二哥不在,我只好告诉二嫂,二嫂很代我高兴,她说:“结婚是好事,冷暖到底有人知道。” 

  是的,商业社会这么忙,不是亲蜜如夫妻,有谁关心另外一个人的疼痒? 

  我想起一个女孩子写给她爱人的信:“你走了……我们都活着………”谁也没有因为他走了而活不了去。 

  自二哥家告辞出来,回家,我沉思了很久很久。 

  终于我睡着了,一共睡了六个小时。 

  第二天早上起来,我燃了一枝烟,吸半晌,然后出门去接毛毛。 

  毛毛显得很高兴,她精神焕发地吻我一下,我默然。 

  我不觉得有什么快乐,但是不结婚我一样不高兴。 

  我把戒指交给她,她套上看了半晌!异常满意。 

  我们带了身份证去登记,佳期在三星期后,吃茶的时候我吃得很多,一种自暴自弃,做人不外如此,结婚生子,生老病死。 

  天是黄梅天,非常潮湿,衣服穿得多太暖,穿得少又阴恻恻,可恶的天气。 

  我们告别,我去上班,她去看新居有什么要添置的。 

  毛毛并不见得十分有头脑,但主持家务是女人的天性,相信她可以学习。 

  在公司里我沉默寡言,一点喜意也没有。 

  烟也抽得比平时多。 

  第二天陪毛毛去买一件丝绒套装做婚服,她雀跃着。 

  我看着她,无异地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,但是为什么我要把辛苦赚来的钱供她使用? 

  我其实并不需要一个妻子,因为我还是十分的爱自己。 

  我温和的搂着她,这个女子将会成为我的妻子,我们的子孙,将来自她。 

  我叹息的想:我的妻子! 

  我们坐出租车去吃饭。 

  毛毛不断的在说话、挥手,乐得非常,我静静听着她的远见。 

  我说:“毛毛,记得要与我父母和平共处。” 

  “是的,我懂得。” 

  我仍然觉得空虚,没想到年轻时的幻想毕竟是一场梦,我并没有发财,并没有成名。

  我说:“毛毛,孩子无论如何是三年后的事,希望你明白。” 

  她说:“我明白。” 

  不久我们便结了婚。 

  毛毛带着她的衣物搬进来。 

  她想到台湾去渡蜜月,我不想去,也是出一遭门,那么麻烦那么近!我真不想去,毛毛迁就了我。 

  她不会持家,菜烧得很糟,手忙脚乱,但是她既然肯尝试,我也不怕吃,我帮她洗碗,两个人都忙得筋疲力尽。 

  她觉得她是为我牺牲了,我却愿下班回来吃只汉堡饱,看电视,逍遥自在!有空打电话约会一些女孩子, 

  做一个女人,结婚是港口,嫁得好,她一生衣食不用愁,值得赌一记,但是男人就似在平静转为艰苦。 

  我是不该结婚的,因为我埋怨甚多。 

  父母相继也搬进来,我们把书房腾出来,一个小楼宇中住了四个人,顿时显得非常拥挤,毛毛有点失望。 

  样样都整理好了,毛毛坐在沙发中发呆。 

  我说:“快去洗澡吧。你是怎么了?快制水了。” 

  她说:“爸爸在里面。” 

  我说:“噢。” 

  我们请了一个钟点女工,晚上煮一顿饭,中午胡乱吃些什么。 

  两星期后,毛毛跟我说了一番话。 

  她说:“我想找工作做。” 

  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 

  “在家里,很闷……” 

  “你可以找些事做,像清洁家具,缝纫……” 

  “我一个人做什么都可以,但是——”毛毛说。 

  来了。 

  “你知道父母亲,我跟他们没话可说,对着很尴尬。” 

  来了,我真是自寻烦恼,女人是永远没有满足的。 

  “所以我想出去工作,至少可以避开八个钟头。” 

  “避开?”我反问:“我父母是什么洪荒猛兽?没有那么严重吧?” 

  “你不明白的。” 

  “是不明白,我也不想明白。”我说:“我很累,我要睡觉,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,我没那么空。” 

  我睡了。 

  她或者哭了,或老没有,我没去理她,我不能从大到小都对她负责,我自己也是一个无能可怜的人。 

  自悲与自怜,充满了我的心,我不出声。 

  第二天早上,毛毛没起床,我与父母吃完了早餐,便去上班。 

  下班,母亲跟我说:“毛毛说娘家有事,回去住几天。” 

  “哦。”我打开了晚报。 

  “你跟她吵架了吗?”母亲很关心的问。 

  “没有。”我说。 

  如果毛毛以为我有空去求她回来,她错了,我忙得要死。 

  同学老蔡打电话给我:“晚上有夜校请教师,你去不去?” 

  我笑,“不去。” 

  “有个中学生请家庭教师,每天两小时!一星期六日,八百元一个月,去不去?” 

  “这么好的薪水?”我反问:“教什么?” 

  “物理化学地理,纯数生物。”他说:“我教不了。” 

  我说:“呵?几年级?” 

  “中学四年级。” 

  “我接下来,住什么地方?” 

  “又一邨。” 

  “晚上八时到十时,我会准时到,你可以把我的博士论文拿去给他们看。” 

  “真没想到博士连这种鸡碎也要吃。”老蔡笑。 

  “话不是这么说的,”我说:“如今做人,也不行了,赚多一点好一点,况且晚上这一段时 

  间,很难打发,我也不过是看看电视而已。” 

  “那好,我去通知他们。” 

  他挂了电话。 

  母亲听到了我的对白,她说:“你也不必太辛苦了。” 

  “不辛苦的,”我说:“我喜欢教书。” 

  她笑笑。 

  毛毛没有打电话来,我也没有打电话去。 

  我睡了。 

  第二天上班,老蔡找到我,他说:“今天晚上就开始教书,”他把地址告诉了我。 

  我有点高兴,多了这八百元,我又可以多点自由,如今当家的是母亲,我的零用减至不能再 

  我打一个电话到毛毛娘家,她来接电话。 

  我说:“毛毛,你可以回来了,如果生气,你可以说出来。” 

  她说:“我觉得你变了,你不是我要嫁的那个杰。” 

  我说:“毛毛!我们不要在生活中用小说对白好不好?” 

  她说:“你讨厌我?” 

  我说:“你是否要我在以后的三十年中天天说‘我爱你‘?” 

  “不是。”她说:“但至少–” 

  “毛毛,我只觉得我的担子很重,我心情不平稳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平静下来,暂时我不适应婚姻生活,你呢?你觉得是否应该帮我?” 

  “你是在提醒我,是我要结婚的!”她摔了电话。 

  她很幼稚。 

  我很不幸,她并不符合做我妻子的条件,如果我收入再多一点,她会得成为一个好妻子。 

  下班,我与父母一齐吃饭,乘车到又一邨去补习。 

  白衣女佣为我打开大门,招呼我。 

  一个很美的女学生在大厅等我。 

  她还穿着校服,秀气的脸,眼睛中有骄傲,向我笑一笑,带我进书房。 

  她是一个聪明的学生,指出的问题都很扼要,我一一指明,她的功课相当深,但我还是修这一行的,没有困难。她漆黑的眼睛如灵玉一般,深深的看看我。 

  我知道了。 

  毛毛什么都好,就是俗。 

  这个女孩子眼睛内的清晰告诉我,毛毛的眼神不可能有这种神采。 

  我教了两小时的课,她一刻不停,一直把去年功课中不明白的东西都拿出来查根问底。 

  我相当疲倦。 

  走的时候,她差司机送我。 

  回家我感觉到真正的累。 

  躺在床上床了。 

  电铃响起来,我去听。 

  是毛毛。我说。“毛毛,什么事?” 

  “你打算怎么样?把我扔在家中不理了?” 

  “是你自己回娘家的,今天是你掉我的电话,你要怎么才肯回来?”我笑了起来。 

  她说:“你来接我。” 

  “现在很夜了,明天上午回来吧。” 

  “不!”她大叫:“你要马上来接我,不然离婚算了。” 

  我说:“永远叫离婚的人永远不会离婚。” 

  她说:“你——” 

  “我马上来!”我笑着挂上电话。 

  放下电话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,这么疲倦,还要出去接毛毛,这年头,做女人好过做男人,做男人有什幺用?不比女人,稍微有点事业,就算女强人。 

  花了廿元计程车,把毛毛接回来。 

  我问:“为什么忽然回来了?” 

  “明天二嫂大嫂要来,我妈妈生日,请他们吃午饭,我住在那里,她们会笑。” 

  “如果她们不去,你永远不打算回来?”我微笑。 

  她不出声。她说:“我已经嫁给了你,如果你觉得欺侮我是很过瘾的事,你尽情好了,我永远不会再回娘家了。” 

  听她这么说,我静了下来。 

  不能逼人太甚。 

  第二天,我们又重新做人。 

  我天天准时上班,下班后上补习。 

  毛毛不久也找到了一份工作,收入不错,我们的情形,在短短几个月内转得很好。 

  毛毛虽然不说,但我知道她心中并不想与我的父母同住,她坐在房中不方便,在客厅中近来逛去也不行,诸多不便,相当麻烦。 

  她说:“如果可以两个人分开住,那该多好,” 

  我说:“家中有老人照顾——”我没说完。 

  渐渐我很喜欢去补习。 

  我那年轻富有义貌的女学生代表了人生美丽的一面,她代表无忧无虑,健康活泼,上进,有前途,我与她见面的时候,感染了她的青春,我有机会凝视她光洁的皮肤,美丽的浓眉,只因为我觉得年轻是那么好,当我们都年轻的时候,世界是不一样的。 

  我对我的学生说话,有种特殊的温柔,她很快就觉得了,她很喜欢我,从来不缺课。

  家变得乏味。 

  毛毛的脸色灰暗,好象不停的在说:“都是你,都是你为了你的父母!” 

  连爸妈都觉得了,他们对我说:“我们决定搬出去住。” 

  我非常反感,他们来住,我并没有选择,现在他们平白的搬出去,惹得大哥他们判我一辈子有话柄。 

  妈妈解释,“本来我们以为你未婚,住在你处比较简单,既然大家都结了婚,还是住你大哥家,要不你爸爸有点积蓄,自己搬开往好点,这年头!供儿女读书到博士,有什么用?徒然看你们面色、你那个老婆……也不用我们搬进去才两个星期,她就搬回娘家去示威。” 

  我没有答辩,我很烦恼,很难过。 

  父母离去之后,家中还是静默得很,预期中的欢乐并没有来临,我为了要令毛毛知道,不与父母同住,也是沉闷的,我恨她设计逼走爸妈,即使他们不在,我也不能让她如愿以偿。 

  每夜我静静的见我的女学生,我要见到她,并不是我要占有她,她成了我的精神寄托,看到她,我得回了我幼时的欢娱、幻想。 

  有一天,她问我:“老师,你结了婚吗?” 

  “是的。” 

  “为什么人们都那么早结婚?” 

  “人们都寂寞,除非一个人十分美丽与十分富有,否则只有结婚才能解除寂寞。” 

  “你真以为是?结婚可以解除寂寞?”她问。 

  “日子慢慢过去,大家认了命之后,老来便成伴侣,因为只有妻子知道丈夫,只有丈夫知道妻子。” 

  她微笑,看上去很明白的样子。 

  当然她不明白,她太年轻。 

  每日下班,钟点女工准备好两菜一汤,那么简单的饭菜,那么单调的生活。 

  有一日我十分歉意的打一个电话给母亲,想与她聊聊天,电话接到大哥处,佣人说她在打麻将,不来听。我只得把话筒放好。 

  杞人忧天,谁也没有因为我而伤心。 

 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。 

  婚姻生活并不适合我,我沉默寡言,有什么大事小事自己放在心中,毛毛常在晚餐桌前独白。 

  她看上去比以前快活。 

  “你觉得寂寞吗?老师?” 

  “很多时候。” 

  “习惯吗?老师。” 

  “大多数时候。” 

  “但是你已经结婚了,老师。” 

  “我知。” 

  她年轻的笑容令人有震荡感。 

  过年的时候我与毛毛到台北旅行了一趟。 

  酒店的房间空气不佳,住的是三等酒店,我先就闷了一截,玩的地方也似曾相识,可是毛毛的兴致很高,买了许多许多土产。 

  因为她那么快乐,连我也有点喜气洋洋。 

  毛毛说:“虽然迟了大半年,但还是来蜜月了一次。” 

  我微笑,“也许到老了,我们始终可以到达巴黎。” 

  毛毛忽然紧紧的握住我的手。 

  “是吗?我们可以一起老吗?”她含泪问:“告诉我,杰,你、心中还有我。” 

  “毛毛,你是我的妻子……” 

  “你生我的气,是不是?”她问。 

  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我说。 

  “不要去补习好不好?”她恳求我,“我们两个人下了班,可以多点见面时间,可以去喝咖啡,可以看场电影。” 

  我说:“这世界不是你的,毛毛,为什么每个人都得照你的意思行事?” 

  “但我们是二人世界!”她嬉皮笑脸的说。 

  毛毛忽然改变作风,跟我来轻的,我怔住了。 

  “好不好?辞掉那份补习!” 

  我只好点了头。 

  女人真有办法。 

  回到家,我跟女学生说:“我太太要有多点时间见我。” 

  她笑一笑。我辞了补习。 

  毛毛约我的父母出来喝茶,妈妈忘了她在毛毛处受的气,向毛毛诉苦,大嫂是如同的不体贴,如何连水果都不买一点给她吃。 

  毛毛耐心的听着,然后说:“杰今年并没有加薪。” 

  我再也见不到那年轻女学生的笑容了。 

  毛毛经过一年,打赢了她的仗。女人,尤其是家庭主妇,是最佳的政治家。 

  日复一日,我上班下班,我在等待毛毛说一句话:“我怀孕了。”我有心理准备。 

  是的,这是我的婚姻生活。 

  我相信也是大多数人的婚姻生活。 

  (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《今夜不》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继续阅读:点点主站 有声电台 随机文章 美文日赏在微博 豆瓣小站

一篇看不过瘾?赶紧在微信关注美文日赏,每天五篇文章让你看个够!还有独家新书连载及赠书活动等你参与~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在微信内搜索meiwenrishang即可添加,更快捷的接受我们的信息,和我们互动吧

永恒的母亲

母亲节 更适合都这篇文章

“母亲啊母亲,我亲爱的姆妈,你也许还不明白自己的伟大,你也许还不知道在你女儿的眼中,在你子女的心里,你是源,是爱,是永恒”

 

美文日赏:

文  三毛

  我的母亲——缪进兰女士,在 19 岁高中毕业那一年,经过相亲,认识了我的父亲。那是发生在上海的事情。当时,中日战争已经开始了。

  在一种半文明式的交往下,隔了一年,也就是在母亲 20 岁的时候,她放弃了进人沪江大学新闻系就读的机会,下嫁父亲,成为一个妇人。

  婚前的母亲是当年一个受着所谓“洋学堂”教育之下长大的当代女性。不但如此,因为生性活泼好动,也是高中篮球校队的一员,她打后卫。嫁给父亲的第一年,父亲不甘生活在沦陷区里,他暂时与怀着身孕的母亲分别,独自一个远走重庆,在大后方,开始律师的业务。那一年,父亲二十七岁。

  等到姐姐在上海出生之后,外祖父母催促母亲到大后方去与父亲团聚。就是那个年纪,一个小妇人怀抱着初生的婴儿,离别了父母,也永远离开了那个做女儿的家。

  母亲如何在战乱中带着不满周岁的姐姐由上海长途跋涉到重庆,永远是我们做孩子的百听不厌的故事。我们没有想到过当时的心情以及毅力,只把这一段往事当成好听又刺激的冒险记录来对待。

  等到母亲抵达重庆的时候,大伯父母以及堂哥堂姐那属于大房的一家,也搬来了。从那时候开始,母亲不但为人妻,为人母,也同时尝到了居住在一个复杂的大家庭中做人的滋味。

  虽然母亲生活在一个没有婆婆的大家庭中,但因为伯母年长很多,“长嫂如母”这四个字,使得一个活泼而年轻的妇人,在长年累月的相处中,一点一滴的磨掉了她的性情和青春。

  记忆中,我们这个大家庭,是到了台湾,直到我已经念小学四年级时,才分家的。其实那也谈不上分家,祖宗的财产早已经流失。所谓分家,不过是我们二房离开了大伯父一家人,搬到一幢极小的月式房子里去罢了。

  那个新家,只有一张竹做的桌子,几把竹板凳,一张竹做的大床,就是一切了。还记得搬家的那一日,母亲吩咐我们做孩子的各自背上书包,父亲租来一辆板车,放上了我们全家人有限的衣物和棉被,母亲一手抱着小兄,一手帮忙父亲推车,临走时向大伯母微微弯腰,轻声说:“缠阮,那我们走了。”

  记忆中,我们全家人每一次围坐在竹桌子四周开始在新家吃饭时,母亲的眼神里,多出了那么一丝闪光,虽然吃的只是一锅清水煮面条,而母亲的微笑,即使作为一个很小的孩子,也分享了那份说不出的欢喜。

  童年时代,很少看见母亲在大家庭里有过什么表情,她的脸色一向安详,在那安详的背后,总使人感受到那一份巨大的茫然,即使母亲不说也知道,她是不快乐的。

  父亲一向是个自律很严的人,在他年轻的时候,我们小孩一直很尊敬他,甚至怕他。这和他的不苟言笑有着极大的关系。然而,父亲却是尽责的,他的慈爱并不明显,可是每当我们孩子打喷嚏,而父亲在另一个房间时,就会传来一句:”是谁?”只要那个孩子应了问话,父亲就会走上来,给一杯热水喝,然后叫我们都去加衣服。对于母亲,父亲亦是如此,淡淡的,不同她多讲什么,即使是母亲的生日,也没见他有过比较热烈的表示。而我明白,父亲和母亲是要好的。我们四个孩子,也是受疼爱的。

  许多年过去了,我们四个孩子如同小树一般快速的生长着,在那一段日子里,母亲讲话的声音越来越高昂,好似生命中的光和热,在那个时代的她,才渐渐有了信心和去处。

  等我上了大学的时候,对于母亲的存在以及价值,才知道再做一次评价。记得放学回家来,看见总是在厨房里的母亲,突然脱口回道:”姆妈,你念过尼采没有?”母亲说没有。又问:“那叔本华、康德和沙特呢?还有黑格尔、笛卡儿、齐克果……这些哲人你难道都不晓得?”母亲还是吮不晓得。我呆看着她转身而去的背影,一时里感慨不已,觉得母亲居然是这么一个没有学问的女人。我有些发怒,向她喊:“那你去读呀!”这句喊叫,被母亲丢向油锅内的炒菜声挡掉了,我回到房间去放书,却听见母亲在叫:“吃饭了,今天都是你喜欢的菜。”

  又是很多年过去了,当我自己也成了家庭主妇、照着母亲的样式照顾丈夫时,握着那把锅铲,回想到青年时代自己对母亲的不敬,这才升起了补也补不起来的后悔和悲伤。

  以前,母亲除了东南亚之外,没有去过其它的国家。八年前,父亲和母亲排除万难,飞去欧洲探望外孙与我的时候,是我的不孝,给了母亲一场心碎的旅行。外孙的意外死亡,使得父亲、母亲一夜之间白了头发。更有讽刺味的是,母女分别了十三年的那一个中秋节,我们却正在埋葬一个亲爱的家人。这万万不是存心伤害父母的行为,却使我今生今世一想起那父母的头发,就要泪湿满襟。

  出国二十年后的今天,终于再度回到父母的身边来。母亲老了,父亲老了,而我这个做孩子的,不但没有接下母亲的那把锅铲,反而因为杂事太多,间接地麻烦了母亲,虽然这么说,但还是明白,我的归来对父母来说、仍是极大的喜悦。也许,今生带给他们最多眼泪而又最大快乐的孩子就是我了。

  母亲的一生,看来平凡,但她是伟大的,在这 40 多年与父亲结合的日子里,从来没有看到一次她发怨气的样子,她是一个永远不生气的母亲,这不因为她脆弱,相反的,这是她的坚强。40 多年来,母亲生活在“无我”的意识里,她就如一棵大树,在任何情况的风雨里,护住父亲和我们四个孩子。她从来役有讲过一次爱父亲的话,可是,一旦父亲延迟回家晚餐的时候,母亲总是叫我们孩子先吃。面她自己,硬是饿着,等待父亲的归来。岁岁都是。

  母亲的腿上,好似绑着一条无形的带子,那一条带子的长度,只够她在厨房和家中走来走去。大门虽然没有上锁,她心里的爱,却使她甘心情愿把自己锁了一辈子。

  我一直怀疑,母亲总认为她爱父亲的深度胜于父亲爱她的程度。我甚至曾经在小时候听过一次母亲的叹息,她说:“你们爸爸,是不够爱我的。”也许当时她把我当成一个小不点,才说了这句话。她万万不会想到,就这句话,钉在我的心里半生,存在着拔不去的那很钉子的痛。

  这是九年前吧,小兄的终身大事终于在一场喜宴里完成了。那一天,父亲当着全部亲朋好友的面以主婚人的立场说话。当全场安静下来的时候,父亲望着他最小的儿子——那个新郎,开始致词。

  父亲要说什么话,母亲事先并不知道。他娓娓动听他说了一番话,感谢亲戚和朋友莅临参加儿子的婚礼。最后,他又话锋一转道:“我同时要深深感谢我的妻子,如果不是她,我不能够得到这四个诚诚恳恳、正正当当的孩子,如果不是她,我不能够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……”

  当父亲说到这里时,母亲的眼泪夺眶而出,她站在众人面前。任凭泪水奔流,那时,在场的人全都湿着眼睛,站起来为这篇讲话鼓掌。我相信,母亲一生的辛劳和付出,终于在父亲对她的肯定里,得到了全部的回收和喜极而泣的感触。我猜想在那一刻里,母亲再也没有了爱情的遗憾。而父亲,这个不善表达的人,在一场小儿子的婚礼上,讲尽了他一生所不说的家庭之爱。

  这几天,每当我匆匆忙忙由外面赶回家去晚餐时,总是呆望着母亲那拿了一辈子锅铲的手发呆。就是这一双手,把我们这个家管了起来。就是那条腰围,系上又放下的,没有缺过我们一顿饭菜。就是这一个看上去年华渐逝的妇人,将她的一生一世,毫无怨言、更不求任何回报的交给了父亲和我们这些孩子。

  这样来描写我的母亲是万万不够的,母亲在我的心目中,是一位真真实实的守望天使,我只能描述她小小的一部分。就因为是她的原故,我写不出来。

  回想到一生对于母亲的愧疚和爱,回想到当年念大学时看不起母亲不懂哲学书籍的罪过,我恨不能就此在她面前,向她请求宽恕。找想对她说的话,总也卡在喉咙里讲不出来。想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回报她,又不知做什么才好。今生唯一的孝顺,好似只有在努力加餐这件事上来讨得母亲的欢乐。而我常常在心里暗自悲伤。新来的每一天,并不能使我欢喜,那表示我和父亲、母亲的相聚又减少了一天。想到“孝子爱日”这句话,我虽然不是一个孝子,可也同样珍惜每一天与父母相聚的时光。但愿藉着这篇文章的刊出,使母亲读到我说不出来的心声。想对母亲说:真正了解人生的人,是她;真正走过那么长路的人,是她;真正经历过那么多沧桑、也全然用行为解释了爱的人,也是她。

  在人生的旅途上,母亲所赋予生命的深度和广度,没有一本哲学书籍能够比她更周全。

  母亲啊母亲,我亲爱的姆妈,你也许还不明白自己的伟大,你也许还不知道在你女儿的眼中,在你子女的心里,你是源,是爱,是永恒。

  你也是我们终生追寻的道路、真理和生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继续阅读:点点主站 有声电台 随机文章 美文日赏在微博 豆瓣小站

一篇看不过瘾?赶紧在微信关注美文日赏,每天五篇文章让你看个够!还有独家新书连载及赠书活动等你参与~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在微信内搜索meiwenrishang即可添加,更快捷的接受我们的信息,和我们互动吧

 

谁的生命可以不受时间限制

怎么样来耗费这几十个年头

美文日赏:

文  沈从文

  一切存在严格的说都需要“时间”。时间证实一切,因为它改变一切。气候寒暑,草木荣枯,人从生到死,都不能缺少时间,都从时间上发生作用。

  常说到“生命的意义”或“生命的价值”。其实一个人活下来真正的意义同价值,不过是占有几十个年头的时间罢了。生前世界没有他,他是无意义无价值可言的。活到不能再活死掉了,他没有生命,他自然更无意义无价值可言。

  正仿佛多数人的愚昧同少数人的聪明,对生命下的结论差不多都以为是“生命的意义同价值是活个几十年”,因此都肯定生活,那么吃,喝,睡觉,吵架,恋爱,……活下来等待死,死后让棺木来装殓他,黄土来掩埋他,蛆虫来收拾他。

  生命的意义解释得既如此单纯:“活下来,活着,倒下,死了”,未免太可怕了。因此次一等的聪明人,同次一等的愚人,对生命意义同价值找出第二种结论,就是“怎么样来耗费这几十个年头”。虽更肯定生活,那么吃,喝,睡觉,吵架,恋爱,……然而生活得失取舍之间,到底也就有了分歧。这分歧是一看即明白的。大别言之,聪明人要理想生活,愚蠢人要习惯生活。聪明人以为目前并不完全好,一切应比目前更好,且竭力追求那个理想。愚蠢人对习惯完全满意,安于习惯,保护习惯。(在世俗观察上,这两种人称呼常常相反,安于习惯的被呼为聪明人,怀抱理想的人却成愚蠢家伙。)

  两种人既同样有个“怎么样来耗费这几十个年头”的打算,要从人与人之间找寻生存的意义和价值,即或择业相同,成就却不相同。同样想征服颜色线条作画家,同样想征服乐器声音作音乐家,同样想征服木石铜牙及其他材料作雕刻家,甚至于同样想征服人身行为作帝王,同样想征服人心信仰作思想家:一切结果都不会相同。因此世界上有大诗人,同时也就有蹩脚诗人,有伟大革命家,同时也有虚伪革命家。至于两种人目的不同,择业不同,那就更容易一目了然了。

  看出生命的意义同价值,原来如此如此,却想在生前死后使生命发生一点特殊意义同价值,心性绝顶聪明,为人却好像傻头傻脑,历史上的释迦,孔子,耶稣,就是这种人。这种人或出世,或入世,或革命,或复古,活下来都显得很愚蠢,死过后却显得很伟大。屈原算得这种人另外一格,历史上这种人并不多,可是间或有一个两个,就很像样子了。这种人自然也只能活个几十年,可是他的观念,他的意见,他的风度,他的文章,却可以活在人类记忆中几千年。一切人生命都有个时间限制,这种人的生命又似乎不大受这种限制。

  话说回来,事事物物要时间证明,可是时间本身却是个极其抽象的东西。从无一个人说得明白时间是个什么样子。“时间”并不单独存在。时间无形,无声,无色,无臭。要说明时间的存在,还得回头从事事物物去取证。从日月来去,从草木荣枯,从生命存亡找证据。正因为事事物物都可为时间作注解,时间本身反而被人疏忽了。所以多数人提问到生命的意义同价值时,没有一个人敢说“生命意义同价值,只是一堆时间”。

  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,这是一个真正明白生命意义同价值的人所说的话。老先生说这话时心中很寂寞!能说这话的是个伟人,能理解这话的也不是个凡人。目前的活人,大家都记着这两句话,却只有那些从日光下牵入牢狱,或从牢狱中牵上刑场的倾心理想的人,最了解这两句话的意义。因为说这话的人生命的耗费,同懂这话的人生命的耗费,异途同归,完全是为事实皱眉,却胆敢对理想倾心。

  他们的方法不同,他们的时代不同,他们的环境不同,他们的遭遇也不同,相同的他们的心,同样为人类而跳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继续阅读:点点主站 有声电台 随机文章 美文日赏在微博 豆瓣小站

一篇看不过瘾?赶紧在微信关注美文日赏,每天五篇文章让你看个够!还有独家新书连载及赠书活动等你参与~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在微信内搜索meiwenrishang即可添加,更快捷的接受我们的信息,和我们互动吧

30岁后始“觉悟”

思考:在以后的日子里,什么才是自己最看重的,对自己最重要的?

打算去都 林清玄 的书,好好的去了解这个人

美文日赏:

文  林清玄

  如果你现在问我什么是成功,我会说,今天比昨天更慈悲、更智慧、更懂爱与宽容,就是一种成功。

  在人生最底层也不要放弃飞翔的梦想

  我的人生几乎是最底层出发的。我生长在一个几乎没有文化和文明的地方,而且家庭十分贫困。我没有读过什么好的学校,学校里的老师经验也都很不足,就像给我们教英文的老师,其实他只是受了几个月的短训就上岗了。但这没有妨碍我们的成长。

  这个老师教我们用汉字来记住英文单词,“土堆”就是today,“也是土堆”是yesterday,而tomorrow就理所应当的变成了“土马路”。于是,我记住了这些单词,还明白了一个道理:“今天是土堆没关系,昨天是土堆也没关系,只要明天能成为一条土马路就行”。

  17岁那年,我决定离开家乡。临行前,妈妈送了我一样东西,一个玻璃的瓶子,里面装着黑黑的东西。母亲说,你别小看,这里面装了三样重要的东西,一样是拜祖先的香炉里的香灰,一样是农田里的土,还有一样是井里的水。闽南的祖先们在离开家乡的时候都会带着这个,说是带着这个去到别处就不会水土不服,而且有了它们,走到哪里,哪里就是你的家乡。这个瓶子至今还摆在我的桌上,它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家乡。

  因为身上没钱,离家后的生活一度过得很苦。我曾经在餐馆当过服务生,做过码头工人,摆过地摊,还在洗衣店烫过衣服,甚至还杀过猪。杀完猪回到家,洗完手,就继续写作,变成作家。那会儿我17岁,开始陆续发表作品,被一部分读者视为“天才”。

  我一直坚持写作,希望能变成一个成功的作家。在我们那个地方几百年来没有出现过一个作家,我知道要实现自己的理想,一定要比别人更勤快。我从小学三年级时开始,规定自己每天写五百字,不管刮风下雨,心情好坏;到了中学,每天写一千字的文章;到了大学,每天写两千字的文章;大学毕业以后每天写三千字的文章;到现在已经40年了,我每天还写三千字的文章。

  在我生长的年代,要当作家很难,因为稿费很少。我还有个习惯,就是绝不废话,能3千字写完的,绝不会写成5000字,能500字写完的绝不会变成1000字。

  想当作家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。为了生存,我开始去报社上班。我对成功的欲望很强,和当时的所有年轻人一样,希望得到名利、金钱、影响力。我工作很卖力,因而很快就升迁,第6年就当了总编辑,同时还在报纸上写18个专栏,主持节目当电视公司的经理,还做了广播节目《林清玄时间》,一时风头无两,成为大众眼中成功的人。

  到如今,我一共写了一百七十几本书,摆起来比我的身高还高。当时台湾有个杂志,评选“40岁以下的成功人士”,我排行第一,排在后面的2人分别是马英九和**。

  觉悟就是“学习看见我的心”

  我以为,成功应该很快乐,应该每天带着“神秘的微笑”。但事实上很难,因为每天从早到晚要开7、8个会,还要和很多你不喜欢的人约会、应酬,到最后,生命的时间和空间被挤压,发现自己已经很难静下心来写一篇文章,而且幽默和浪漫精神不见了,对年轻时候向往的东西都失去了兴趣。

  有一天,我在报馆里等待看样刊,无聊的时候就翻开了一本书,开篇第一句话说,“到了30岁的时候,要把全部的时间用来觉悟。如果到了30岁还没有用来觉悟,就会一步步走向死亡”。我当时很震惊,因为那会儿我已经过了30岁了,却完全不知道觉悟是怎么回事。我开始思考,什么是觉悟。不久之后,我辞掉了所有的工作,到山上去闭关,去清修和思考,开始走进佛教的世界,清修持续了3年,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的作品中有了很多关于宗教的元素。

  3年后,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很多领悟,明白“觉”就是“学习看见”,“悟”是“我的心”,所谓“觉悟”就是“学习看见我的心”,因为心恋红尘,我决定下山。

  在山下路过一个水果摊,我想买点水果,当时老板不在,我便在边上等,这时候一个路人过来,问我水果怎么卖,将我误认为老板。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“我经过了三年修行,大家竟然看不出来我很有智慧?”随即我就意识到,觉悟修行并不会改变人的相貌,只是内心起了革命。

  之所以讲觉悟,是因为现代社会,很多人看不到自己的心。我们把生活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是重要的生活,一部分是紧急的生活,会发现很多人都在紧急的生活,随波逐流,而不是重要的生活。

  什么是重要的生活?陪着爱人散步,躺在草地上看星星,一个小孩有没有幽默感?懂不懂得爱和宽容?这些是重要的。而每天着急上班、学习、考试,是紧急的。当人整天在紧急的事情里面打转的时候,“琴棋书画诗酒花”就会变成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,要学会腾出一些空间,进入“重要的生活”。

  台湾有个最有钱的博士,叫王永庆,他在92岁的时候去世了,在美国巡视工厂的时候。我听到消息很难过,我想如果我90岁有5000亿财产,我会去巡视工厂吗?答案是一定不会。王的后人迄今还在为财产争夺不休,这是一件很让人伤心的事,因为他们没有觉察到什么才是重要的生活。

  还有一个富翁叫郭台铭,虽然他有很多财产,但他最后娶了一个平凡的舞蹈老师。我问他,你为什么会选她?他回答我说,我太太最大的优点,是她身上闻不到钱的味道。这表明,对于一个整天追逐金钱的人来说,没有钱的味道反而是最大的优点,意味着这个人并没有掉进欲望的泥沼。

  成功是今天比昨天更慈悲、更智慧、更懂爱与宽容。

  再艰难时,也不要失去对人生真实价值的认知

  怎样才能觉悟?你必须做到以下4点:

  1、要尽可能地把所有时间和空间都留给那些重要的事情。

  历史上有一个很了不起的人,叫陆羽。他是一个弃儿,长大后,他给自己取了陆羽的名字,意思是漂流在陆地上的一根羽毛。他立志要喝遍天下的茶,饮遍天下的水,于是从9岁开始就一直旅行。我后来曾追随他的饮茶之路去寻访,深刻地体会到了他的不容易,全国的茶区那么多,在只依靠步行的年代,他都一一走遍,还写下了《茶经》,成为1300年来迄今无人超越的经典。支撑他的,就是一股叫做梦想的力量,他懂得,有限的人生里什么是重要的事情。

  2、你必须要意识到,世俗的事务并非无价。

  什么是无价的?是浪漫的精神。有一次我去上海演讲,和朋友站在黄浦江边吹风,觉得夜晚的黄浦江格外地美,十分浪漫。此时,我的同伴撞了我一下,“喂,你知道每年黄浦江有多少人自杀吗?”哈,真是煞风景。

  什么是浪漫?“浪费时间慢慢吃饭,浪费时间慢慢走,浪费时间慢慢喝茶……这些都是浪漫”,浪漫其实就是创造一种时空、一种感受、一种向往,一种理想,在你的世俗土地上开出一朵玫瑰花。

  即便是被世俗捆绑,即便是处于人生低谷,也要时刻保持浪漫精神。求婚也并不一定需要房子、车子、票子,以及很大的钻戒,我只是写了“纵使才名冠江东,生生世世与君同”两句诗,妻子就感动异常,嫁给了我。

  3、不要失去对真实价值的认知。

  现代社会,很多人对价值的认知已经不那么清楚。

  有一次,我在上海走过一家百货,看见橱窗里挂着一个包,售价100万元人民币,那是爱马仕的鳄鱼皮包。我很吃惊,谁会花100万买这个包呢?但显然是因为有人买才会有销售。

  很多人都被这些名牌捆绑和魅惑,在吃穿用度上,花很多钱来消费,但事实上,他们看中的并不是物品本身的价值,而是价格。我到商场里去买衣服,都会问服务员,有没有没牌子的东西?只有撕掉牌子,物件才会回归本身的价值。因为我希望寻找的是生命的价值。

  我认识北京的一个有钱人,是个矿产大亨,每年赚100多亿人民币。他家地面用的是玻璃,下面水池里养着锦鲤。这些锦鲤都经过标准的挑选,不合格的鱼会被拿去扔掉或给大鱼吃。

  因为不符合某些标准,有些锦鲤一出生就被决定了凄惨的命运。后来,我把那些不合格的鱼买了回来,养出来也格外与众不同。人如果只认识统一的、固定的价值观,实际上是很可怜的。好在人不是锦鲤,就算出生微贱,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,找到自己生命的价值。

  4、要认识到这个世界是多元的而不是单一的。

  这个世界的可怕之处在于,大部分人被训练成单一的人,按照上学、考试、工作、结婚等标准流程活着。这很值得检讨。

  你看看这个世界,最辣的是辣椒,最酸的是柠檬,最苦的是苦瓜,最甜的是甘蔗。如果你把他们养在一块土地上,会出现两种结果:全部死掉,或只有一种活下来。他们本来活在不同的土地上,有不同的成长经历,如果硬将他们放在一起,也许辣椒最后会变成苦瓜。

  人需要发展自己的特质,但是也要包容别人的不同,这个世界才会精彩。因此家长也不要总拿自己的孩子和别人家的作比较,因为辣椒不需要和茄子比较,辣椒只要自己够辣就好。

  人们从小就要发现,自己最合适做什么,做什么才最快乐。我这辈子一直想当作家,从来没有改变。清华大学一百年的时候,有学生问我,你已经写了170多本书,还会接着写吗?我的回答是,如果我下午会死,我会写到今天早上,如果明天会死,我会写到明天早上。我已经写了40多年,我一直在想,我最好的作品还没有写出来,我要一直努力。

  如果你现在问我什么是成功,我会说,今天比昨天更慈悲、更智慧、更懂爱与宽容,就是一种成功,如果每天都成功,连在一起就是一个成功的人生。不管你从哪里来,要去到哪里,人生不过就是这样,追求成为一个更好的、更具有精神和灵气的自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继续阅读:点点主站 有声电台 随机文章 美文日赏在微博 豆瓣小站

一篇看不过瘾?赶紧在微信关注美文日赏,每天五篇文章让你看个够!还有独家新书连载及赠书活动等你参与~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在微信内搜索meiwenrishang即可添加,更快捷的接受我们的信息,和我们互动吧